<button id="irjxx"></button>

<span id="irjxx"><source id="irjxx"></source></span>
  • 歡迎您~
     
    當前位置: 行業動態 » 原輔料資訊 » 原配料 » 正文

    酸甜苦咸鮮,一復撫舌尖——復合調味品的演化邏輯與發展路徑研究

    •   來源:網聚資本  作者:陳小龍  發布日期:2020-08-13     

    回顧人類發展歷史,一頓甜食可能是人類最初的美食之旅。到人類開始掌握火的使用,能量獲取范圍迅速擴大,遵循著能量守恒,人類將攝取的能量轉化為人類種族發展的強大推動力。從史前到現在,味道的豐富從一個更為純粹的角度凸顯著文明的成就。

    今天,味道賦予了食物新的意義,它承載了人們對生活的感知與表達,這種表達豐富而深遠,五味的最佳方式在復合調味中找到了答案——融合,它是對食物的完整升華,也是對五味生活的哲學解讀。

    本研究試圖從味道的本源、復合味道的需求、復合味道的進化、行業現狀與布局等角度探尋復合調味品行業發展的基本邏輯和整體趨勢。

    好吃:味覺的真相

    1、味道是如何被感知的

    好的味道給人們帶來幸福和滿足感。那么,什么是好的味道?它背后的科學原理是什么?

    感知味道的器官是舌頭,顯微鏡下,舌頭上凸起的小顆粒叫做味蕾。如果我們把味蕾再放大看,可以看到上面有味孔和微小的絨毛,好吃和不好吃,就靠我們的味蕾來進行判斷。

    2、不同味覺喜好的形成

    是什么決定了人們對味道喜好的差異?生物學家認為差異來自DNA。一個人是否喜歡一種味道,第一階段是天生的,第二階段是來自舌頭的感知,味蕾保護得好與不好,直接影響到對味道的判斷。所以在調味品行業有一些要求嚴格的廠家,在正式推出一樣新的調味品之前,會進行廣泛的口味測試,為了使這種測試的準確性提高,對于測試的人群嚴格挑選。小朋友和女生比較受歡迎,而男士則被盡量排除在外,尤其是愛吃麻辣、嚼食檳榔,抽煙喝酒的男士,主要原因是這類人群的味蕾通常遭到了破壞,對于同樣一種味道,他們感知較弱,需要一些強的刺激才能夠感知到某種味道細微的差異,事實上,他們更傾向于重口味。    

    3、酸甜苦辣VS酸甜苦咸鮮,全世界最受歡迎的味道

    關于味道,我們通常講酸甜苦辣咸,實際上并不正確,正確的講法是酸甜苦咸鮮,這是五味。辣,只是一種觸覺痛感,并非味覺,由于這種灼燒般的痛感能夠使人分泌多巴胺,就是那種使人感到愉悅的物質,因而受到許多人群的喜愛。

    各種味覺,全人類最多人喜歡的味道是什么樣的?普利策獎獲得者、美國調查記者邁克爾莫斯揭開了其中的秘密:世界最多的人群喜歡的是鹽、糖和油脂復合的味道。在他寫的《鹽糖脂》一書中,他使用了一個副標題,叫做食品巨頭是如何操縱我們的,這里面的一個關鍵詞操縱,就是人類對味道的深刻記憶,人們愿意為引起深刻記憶的味道付錢,甚至價錢高一點也沒關系。人們追求那種帶給自己獨特體驗的味道。

    英國BBC紀錄片《味覺的真相》記錄了許多項實驗,其中一項是測試一群小孩子,他們才剛剛開始了解世界,所接觸到的食物品種有限,讓他們從一堆沒有吃過的食物中選擇喜歡的,參與實驗的小朋友很自然地選擇一些紅色、黃色的水果或其它食物,分析原因,是因為這些顏色是成熟水果的顏色,小朋友感知那種顏色的食物味道可能甜一點,小孩子喜歡甜一點的味道,因為母乳的口味是甜的,甜味給小朋友們留下了深刻的味覺記憶。 

    湖南、四川等區域出產的一種獨特調味品,叫做木姜子油,有的地方叫作山胡椒油,經測試,有大約50%的人不喜歡,而另外一部分人群則愛得發狂。木姜子油的獨特味型是由一種檸檬香形成的。為什么有些人不喜歡,有些人喜歡?首先就是我們前面講到的,DNA給了我們對于味道先天的選擇傾向性,隨著閱歷的增長,消費場景改變了我們對于新味道的好惡。BBC拍的這部紀錄片里面,用大量的科學研究、具體的實驗證明了這一點。這些實驗對于調味品企業很有幫助,它能幫助我們進行經營決策,推廣一個產品,或者推廣一種味型,消費者需要多長時間,用什么方式能接受它。 

    復合調味品的需求因素

    復合調味品里面,不同的味道,相互烘托,使交融在一起的味道,變得更有層次,更為立體,實際上就是一個綜合的美味解決方案,這就是為什么復合調味品會變成一種流行,在發達經濟體調味品市場里變成占比最大的部分。像美國、日本以及歐洲這么一些經濟發達地區,復合調味品的銷量遠超單一味型調味品。

    在經濟發達國家和發達地區,復合調味品和單一類型調味品的比例是8:2的關系。國內是2:8這樣的一個關系,差異的背后是需求因素。

    從消費端來看,全世界的調味品品類,有三個最重要的消費端,餐飲、家庭、食品工業及其他。食品工業這個消費端,在全世界調味品所有消費端中占比相似,基本上都是10%左右,這個比重相對穩定。中餐菜品里面使用的調味品總價值,占該菜品出品價格的比重是5%-8%,西式菜品中,調味品的綜合比重從價格上占比則大約是10%左右。在中國市場,調味品的三個消費端的比重關系是,餐飲占60%,家庭占30%,工業占10%。

    1、餐飲端需求

    同樣都是這么多人口,為什么餐飲里面占比是60%,而家庭則是30%呢?研究資料表明,炒同樣一盤菜,從金額上,餐廳里面用的調料是家庭里面用的調料的約1.7倍。餐飲渠道對于復合調味品的需求,中國市場會像發達國家一樣,由單一味型走向復合味型,這是由三方面的需求決定的。

    1)餐飲發展的需求,有經驗的廚師成本更高。

    2)餐飲連鎖化加快,餐廳去廚師化趨勢明顯。     

    餐廳連鎖化是必然趨勢,發達國家在餐飲業發展的歷程很能說明問題。不僅發達國家,當下中國餐飲需求也是如此,我們網聚資本的伙伴企業蒸瀏記連鎖餐廳的幾位創始人回憶說,他們當初想增開20家店,但是要一下子找20個廚師,并管理好他們,這個很困難,開連鎖餐廳,門店找到,相對容易,花錢就好了,但是很難短時間內找到合適的廚師。

    3)連鎖品牌對口味穩定一致的需求     

    餐廳要把顧客留住,口味要一致。紀錄片《味覺的真相》里揭示的味覺原理,顧客不斷地回頭來吃,實際上是去吃客人記住的味道,如果感知到不一致,客人會認為餐廳換了廚師,就不滿意,當然,也許是新顧客覺得很好吃,但是,更好吃對于老顧客而言形成不了記憶,對于餐廳,菜品不被反復消費也就無意義。     

    我們這里舉個例子,更好的味道,消費者是否會更喜歡?     

    某調味品大品牌,推出過一個醬油產品,是用于紅燒的草菇老抽,該公司認為他們之前的草菇老抽產品,紅燒效果和味道比不過海天,所以對其進行了改良,升級后的包裝上,增加了升級配方字眼,從實際的紅燒效果來看,該產品比升級前的配方好多了,然而,他們信心十足的期望與實際的銷量相差甚遠,升完級以后,紅燒效果的確是更好了,但是賣的卻更差了。為什么?原來的用戶,他們在使用的時候,因為新產品濃度更高了,紅燒效果更好了,用同樣的量用下去,燒菜出來的顏色,不僅不好看,反而發黑了,味道也感覺咸了,這是第一個因素;第二個因素,新的消費人群又不容易培養起來,所以變成老用戶和新用戶都無法留存,銷量自然上不去。因此,對于什么是好的調味品,我的判斷是質量穩定調味品就是好的調味品,并非配方升級就更好。

    2、家庭端需求

     “懶人經濟這個詞我并不認同,實際上在現代社會,并非人越來越懶,而是大家的追求多了,不愿意在烹飪上花時間,三口之家的家庭烹飪一餐,基本上需要一個小時到兩個小時,現在家庭烹飪的主力是8090后,本身人口就少了,大家要花時間照顧家人,要和朋友在一起,還要工作學習,時間不夠用。第二個問題就是8090后的烹飪技能弱。但是他們做了爸爸媽媽以后要通過一些煙火氣來營造一點家庭溫暖的氣氛,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文化傳統,在家做飯,實際上是一個剛需,但是他們烹飪技能弱,害怕做得不好吃,用復合調味品就簡單了,食材加上復合調味品,用簡單的烹飪方式,就能把菜做好,好不好吃先不論,起碼能做到的是不難吃,這就是復合調味品在家庭端的需求。 

    3、食品工業端需求

    食品工業端的需求就更加清晰了。一線連鎖餐飲品牌企業,形成了清晰的餐飲供應鏈,我們也可以把它定義為食品工業,由于采用中央工廠方式制作調味品,原理上和傳統的食品工廠性質類似。我們在某大型連鎖餐廳最近的供應商大會上了解到,該企業明確提出,你不要再給我供應任何原料了,你的思路要轉變成給我供應一個菜品。原理很清楚,這就是餐飲渠道對于調味品的需求變化了,你給我研發一個爆品菜,我才可能向你采購這個菜品的核心調料。食品工業也一樣,你給我研發一個爆款產品,我才采購制造這個爆款產品的核心調味品,在肉制品和休閑食品企業表現尤其明顯。這是食品工業和餐飲連鎖企業的需求。 

    中國復合調味品市場現狀

    調味品的三大消費端需求拉動了復合調味品的發展,要探究整個品類的發展,我們試圖從復合調味品邊界的界定開始,逐步深挖整個品類市場的現狀。

    1、復合調味品的分類

    下面這張圖是我們整個調味品賽道里面呈現的調味品產品生命周期圖,我們在不斷完善調味品的國家分類和世界分類。中國調味品的國家分類里面是有標準的,是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調味品分類》國家標準(GB/T20903-2007。這個標準由于受時代局限性影響,并不十分精準。 

    在我們自己歸類整理的27大類調味品里面,116個子類,116條賽道,就涵蓋了狹義調味品和廣義調味品。比如說梅菜,它到底是一個食材,還是一個調味品?在餐飲應用里面,實際上是把它當做調味品在使用了,但實際上它又無法進行準確歸類,那么在調味品市場上也是把它當做調味品進行銷售,歸類到干調,用來做梅菜扣肉這道菜。所以我們把它歸類進廣義調味品。 

    廣義的調味品有27大類,就包括干調在內,狹義調味品有21大品類,我們現在把21大品類按品類成熟度分為三類,第一個是品類萌芽期,或叫導入期;第二個是品類成長期;第三個是成熟和衰退期,其市場競爭激烈程度我們用顏色來進行區分,就是藍海、綠海和紅海。藍海這個區間,就是目前品類定義不清晰,大家可以隨便做,都有比較好的銷量;綠海就是消費者有比較旺盛的需求,處于這個區間的品類成長在加速。衰退期基本上是激烈的紅海競爭,在這些品類里,大玩家競爭的結果是品類集中度不斷提升,競爭者各展神通,通過技術、營銷手段的殘酷廝殺,實現品類的新生或衰退。

    2、復合調味品的定義

    關于復合調味品的定義,國標定義,是強調將兩種調味品復合到一起,就叫復合調味品。那么什么是兩種調味品呢?實際上是不清晰的,后來,我們把它重新進行了定義,叫做將三種或三種以上的味道,復合到同一個調味品里面,滿足功能化、營養化、方便化為特征的調品叫做復合調味品。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樣的定義也不太準確,消費者理解起來,還是 不夠形象。 

    所以我們就用中日美三個國家對紅燒肉的做法來說明什么是復合調味品。

    【中式紅燒肉】

     這個傳統的中式紅燒肉的做法,對于年輕人來講,稍顯復雜,沒有幾年的持續烹飪經驗是很難把紅燒肉這道菜燒好的,比較考驗技術,我們來分析一下烹飪過程,它的調料集中在哪?都在第1個階段,調料品種比較多,一般家庭不一定能夠買得齊,就算買得齊,各種調料的配比也不容易掌握,每次做的口味差異就不易穩定了。這也就是目前在家庭做飯的主要群體80后、90后懼怕做飯的原因,但是這種懼怕被解讀為。

    【日式紅燒肉】

    我們再看日本的做法,操作工序相對來講比較簡單,廚房用的是平底鍋,先把冰凍的肉切塊,用水煮方式去除血沫,然后放在平底鍋里面兩面煎一煎,第三個步驟倒入燒肉調味汁,然后加水大火煮開,再小火收汁,最后裝盤就好,紅燒肉顏色好看,味道好吃,操作簡單,需不需要專業技術?根本不需要,一個中學生就可以掌握。在餐廳,聘請沒有專業烹飪經驗的臨時工也能勝任做菜。 

    上面提到的這一瓶調味汁,就是復合調味品,它是把做紅燒肉的各種調味品,按最佳配比調好,集成到一瓶汁里面。消費者使用起來就非常方便。

    在日本,做燒肉汁的有兩家企業最為著名,第一個叫YOUKI,在日本賣中華調味料名列前茅,另外一家是荏然食品,是日本的上市公司,其主打產品是燒肉汁,在中國市場銷售收入已經實現近1億元人民幣,這些燒肉汁是不是賣給日式餐廳的?NO!實際情況是99%都是賣給中式餐廳,用來做紅燒肉、燒肉類的菜品。這個在中國市場銷售的燒肉汁還只是它初級的產品,該公司在日本市場主打產品叫做黃金燒肉汁,黃金燒肉汁還沒有引進中國,也就是說荏然用一個在日本市場最初級的產品,已經贏得了中國消費者,尤其是餐廳的燒肉需求,如果市場競爭加劇,它可以立即推出成熟的升級產品。

    【美式紅燒肉】

    我們再看美國人如何做紅燒肉。下圖中美國著名調味品公司味好美的產品,紅燒肉調料,它的烹飪方式和日本做紅燒肉的烹飪方式差不多,不同的是,他們用的調料,日本是一瓶汁,它這個是一袋粉,中間只是狀態的不同,原理上都是一樣的。同樣,是方便消費者,做好吃的紅燒肉,不需要高超的烹飪技巧,動手就會做。

    通過上面中日美三國做紅燒肉的不同方法,我們無需理解復合調味品的各種定義,依然可以很清晰地知道什么是復合調味品。所謂復合調味品,就是食材加調料,經過簡單的烹飪方式,就能把一道菜做出來。這個集成式的調料,就叫復合調味品。這算是一個模糊的精確定義。

    3、復合調味品市場

    復合調味品,在整個調味品大盤中的占比,市場調研公司Frost&Sullivan的數據顯示,復合調味品在調味品市場中的占比,中國是18%,日本是49%,美國是51%。 

    我們研究調味品市場的貨架,經過反復實地考察,發現日本貨架上50%以上是復合型調味料;而在美國調味品市場,線上和線下,調味品區超過50%都是復合調味品。關于中國復合調味品的人均消費,我們把Frost&Sullivan的數據進行了再研究,就是分析和驗證它的調研數據背后對應的事實和趨勢。研究結果顯示,從2010年到2015年這個階段,在復合調味品消費上,中國的人均年增長15.6%。那么2015年到2020年這個期間,年增長14.1%,這樣的一個成長基本上可以稱之為五年增一倍。 

    中國目前的狀況,復合調味品絕大多數是在餐廳里面使用的,家庭里面也有使用,但是相對比較少。餐廳連鎖化、使用便捷化推動了復合調味料的快速成長。

    復合調味品的進化路徑

    那么復合性調味品是如何實現進化的?海外市場,歐美、日本這些經濟發達地區,他們是如何從和我們相同的單一味型為主的調味品市場變成以復合調味品為主的市場的?波士頓咨詢的研究結果,印證了我們網聚資本調味品品類研究的結論。 

    1、味精的進化路徑

    如前所述,味蕾感知味道,舌頭不同的部位感知不同的味道,舌頭最大區間感知鮮味,因此,調味品只要強調,是永遠有市場的。鮮味物質,最早是日本科學家從海帶里面發現的,后來稱這種物質為味精,在味精的基礎上,再加上鹽增加咸味,加上雞肉粉和雞的提取物來增加肉味和醇厚味,這就變成了雞味調味品。為了方便使用,做成不同的狀態,顆粒叫雞精、粉狀叫雞粉,液態叫雞汁。雞精和雞粉進化成雞汁,其進化路線和我們以前用塊狀肥皂、到粉狀洗衣粉再到液態洗衣液,原理上相通,就是使用上更方便,功能上更集成。   

    2、醬油的進化路徑

    我們再看醬油的品類進化,醬油以前是沒有分類的,我國50年代到80年代這個期間,小孩子成長的一個標志叫我家小孩會打醬油了,小孩打的這個醬油是沒有分類的,根據歷史統計數據,它大概率是一級黃豆醬油。 

    中國醬油的進化史從廣東開始,粵菜按烹飪的功能,將醬油分成了老抽和生抽,老抽用于紅燒、生抽用于清炒,再之后按不同功能又進化成風味醬油。蒸魚豉油、紅燒醬油、壽司醬油等等,這些都是風味醬油。風味醬油里面目前產生了一個大的分支,已經獨立出來成為一個新的醬油子類叫高鮮醬油,即氨基酸態氮含量在1.2以上的醬油。對比日本,我國目前的醬油市場進化,仍處于發展中階段,距離成熟階段,還有空間。

    3、單一味型的調味品進化成復合調味品

    我們看看日本的醬油企業是如何進行進化的。經過研究,我們發現日本的醬油在發展過程之中,經歷了13次進化,由初級壓榨醬油經過13次進化變成了一種復合性的調味汁。

    日本醬油在進化的第一個階段是進行身份確認,叫本釀造,形象地說就是大家做的醬油都是傳統的釀造方式,但是我們這幾家企業的生產標準更加嚴格,群體把標準定出來,各家按這個標準做,做好的打個標志,叫本釀造,本質上是紅海里面找藍海。達到標準他們就頒發一個證書,達不到標準就踢出圈去。通俗點說,我之所以比較高級,是因為我是特別的。

    第二個階段之后打法變化了,強調食材特別。只要強調食材特別,就能賣得貴。美國人做的研究報告《食物語言學》,研究了1300年來的菜譜,包括寫在泥板上的菜譜都進行了研究,只要是強調食材很特殊的都能賣出高價,所以,進化到這個階段,強調醬油是用丸大豆來做的,是用特別的圓粒大豆來進行釀造的,料好,醬油就好。 

    競爭到第三個階段,強調醬油的好味道來自獨特的工藝,叫做二段熟成,實際上就是把醬油釀造好之后,再陳釀一次,使口味更香更醇。

    此后再進行各種進化,最后的一個階段是改變醬油的形態,已經加入了一些其他的增味、增香物質進去,當然都是天然的,形態變成了一包料或是一瓶汁,這個料、汁集成了做一道菜要的色、香、味、型所需原料的最佳配比,復合調味品就形成了。

    從中國坐飛機去日本,乘坐日本航空或者全日空,用餐時如果選擇面條,會配一小瓶柴沼公司生產的調味汁,這瓶汁從它的英文名稱上看,叫做面條醬油,中國也有生產面條醬油的,是加加醬油,但是,兩家配方差異很大。加加的面條鮮醬油的配方符合中國醬油國家標準,就是醬油。但是,柴沼公司生產的面條醬油,配料除了醬油以外,還加入了一些日本人喜歡的風味物質,就是柴魚的抽提物和其他增鮮配料,兩個面條醬油,同樣用來拌面,口感差異極大。在高度市場競爭的環境下,柴沼公司這樣一個100多年的老牌醬油廠,通過產品進化實現了新生。

    4、日本醬油市場格局與成功路徑

    回顧日本醬油市場的發展歷史,1910年,日本不到1億人口,有9000多家醬油廠,競爭到1952年,格局才明朗了,龜甲萬占據醬油市場份額17%,發展到現在,龜、山、東、正、金五大醬油廠奪得了超過50%以上的市場占有率。難道說其他的醬油廠都倒掉了?沒有,很多醬油廠轉型到做復合型調味汁、調味醬了,這其中也包含了龜甲萬。

    我們再看另外一家醬油廠,當市場競爭到五大醬油廠霸占了超過50%以上市場的時候,有一家醬油廠還能占據日本青森縣80%以上的廚房,包括家庭和餐廳。這家醬油廠就是體力之源,當然它的產品不是醬油,而是醬油衍生品,即復合調味汁。是先做醬油,再將醬油和蔬菜汁、水果汁進行混合發酵,產生出一種又有營養、口味又好的調味汁。這個案例給我們一個很大的信心,即使說在海天醬油已經變成一個巨無霸,到2023年的時候,海天味業要達到400億元的銷售收入,其中醬油差不多要有200億元,在這樣巨大的競爭壓力下,其他中小型醬油廠如何存活?出路在哪里?日本醬油業的發展,已經給我們提供了答案。 

    日本的醬油上市公司數據顯示,在1992年到1994年之間,醬油品類發生了改變,醬油在下跌,醬油衍生物在增長。那么什么是醬油衍生物?日本醬油協會給出定義,并給出具體的品種名稱,從產品名稱、配料表到用途,這些產品,滿足食材加調料,用簡單的烹飪方式就能做出一道菜來,所以這些醬油衍生物都是復合調味品。

    上市公司在復合調味品領域的布局

    1、日本

    日本丘比食品是一家上市公司,主要品類組合,包括調味汁、沙拉醬、果醬和其他辣汁,這些幾乎全部都是復合調味品。丘比食品,在中國年銷售收入超過人民幣十億元,因其定位定價比較高,消費者多是家庭,丘比是西式復合型調味品的代表。在日本,單一味型的調味品上市公司主要是龜甲萬,而復合調味品上市公司則有好幾家。

    2、國內

    國內上市公司海天味業,其戰略非常清晰,即長期堅持總成本領先的戰略。除了進一步鞏固醬油品類的領先地位,現在也開始進行跨品類布局,在調味汁、調味醬領域布局。這兩個品類范圍內的品種,多數都屬于復合調味品。

    安記食品,是一家典型的復合調味品公司。主打產品是粉類復合調味品,北方以植物性復合調味品為代表的王守義十三香,南方以動物性復合調味品為代表的安記排骨味王。兩家公司早期各有側重,但在發展過程中,雙方的復合調味品不再局限于植物性還是動物性,全部都融合了。近年,安記食品在拳頭產品排骨味王之外,又找到了新的增長點,即咖喱,該品類每年在以35%以上的速度進行成長。

    現階段,復合調味品里面增長最快的子類就火鍋調料,火鍋調料可分為兩類,包括火鍋底料和火鍋蘸料。其實都是一個應用場景,用來吃火鍋或泛火鍋,我們通常認為的泛火鍋包括湯鍋、鍋仔、燜鍋等等,比如像黃記煌的三汁燜鍋,本質上是一種泛火鍋,也都是符合食材+調料,經過簡單的烹飪把菜做出來這樣的屬性。 

       

    1、復合調味品產品機會

    關于復合調味品的產品機會,我們認為在四大類型的復合調味品里容易產生巨頭。

    1)醬油為基底的復合型調味汁,我們發現日本的醬油市場是向這個方向發展的,中國市場大概率也會按這個趨勢發展;

    2)以雞味調料為基礎,復合成醬或者是汁,口味上中國消費者更傾向雞肉味道,我們通過其他的餐飲研究數據可以印證。

    3)以特色菜為方向的復合調味汁或醬,比如說小龍蝦、美蛙類的菜品需要用到的復合調味品。

    4)西式復合調味品。

    2、復合調味品渠道重點

    餐飲渠道是調味品三個重要消費端里面最重要的;餐飲端占60%,家庭端占30%,工業端及其他占10%。有些企業由于品類傾向不同,自身業務在渠道占比會不一樣,例如李錦記在餐飲端占比高于平均值,味好美在工業端高于平均值,好侍食品在家庭端高于平均值。從總體上,對于調味品企業而言,餐飲端相對穩固,占比也比較大,餐飲業如果不景氣,調味品業也受到很大的影響。疫情出現后,餐飲業不行了,對整個調味品業的影響是非常大的。

    3、復合調味品增長趨勢

    從單一向復合的發展,對比日本調味品發展歷史,以及中國復合調味品發展現狀,從2010年到2015年這個階段,在復合調味品消費上,中國的人均年增長15.6%。那么2015年到2020年這個期間,年增長14.1%,這樣的一個成長基本上可以稱之為五年增一倍。復合調味品處于快速發展的良好趨勢。

    4、復合調味品毛利提升

    復合調味品毛利的提升遵循調味品毛利提升邏輯,即規模效應。目前復合調味品品類,在整個中國調味品市場所處的歷史階段,還處于品類發展早期,一片藍海,雖然整體成長速度快,但總量偏小,所以還不能應用規;a方式來提升毛利和凈利,由于復合調味品多數品種仍處于導入期,還需要通過性價比去培養兩類消費者,即專業消費者(餐飲及工業)和家庭消費者,培養用戶使用習慣,需要費用。因此要實現規模效應,還需要較長一段時間。

    0
    分享到  
     
     


    微博評論
    內容正在加載中,請稍候……
     
     
    野草社区在线观看免费,向日葵视频下载,成本大片免费播放高清